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  > 历史

医疗不发达的古代,古人如何对抗瘟疫?孔子都知道隔离的重要性

2020/2/14 18:49:39 来源:女人丰胸网 来源:雅客丰胸网

最近,湖北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成为了全国人们所关注的焦点,还有很多热心网友拿这场疫情和17年以前的非典进行对比,那么非典是如何消失的呢?实际上,在当时非典并没有研发出有效的药物和疫苗,我们所采用的的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方式——隔离治疗,才

最近,湖北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成为了全国人们所关注的焦点,还有很多热心网友拿这场疫情和17年以前的非典进行对比,那么非典是如何消失的呢?实际上,在当时非典并没有研发出有效的药物和疫苗,我们所采用的的是人类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方式——隔离治疗,才让这种可怕的疾病渐渐消失。不过问题来了,在医疗技术不发达的古代,古人又是如何对抗烈性传染病的呢?要想了解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从《论语》之中关于孔子的一个不起眼的典故说起。





在《论语》的第六章之中,记载了一位孔子的得意门生,他就是大名鼎鼎的冉耕(字伯牛)。作为孔门“德行”的著名代表人物,他是“孔门十哲”之一,其学术思想源远流长,对后世孔子的学说产生了重要影响。不过这位冉耕虽然学术造诣很高,但是却染上了“恶疾”而英年早逝。据记载,在冉耕病重的时候,他在家卧床休息,孔子看着这位得意弟子身患重病,因此携带礼物前去探望。


但是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孔子并没有走入屋里,而是隔着窗户抓住了对方的手,连声哀叹抱怨着命运的不公:“(得这种病)就是命啊!为什么如此优秀的人会患上这种恶疾呢?”按理来说,冉耕作为孔子最喜欢的门徒之一,孔子看着他身患重病,即将不久于人世,心中自然唏嘘不已。





不过为什么当时孔子和冉耕要隔着一扇窗户握手呢?对此,南宋著名儒学家朱熹大师给出了一种可能的猜测,那就是当时冉耕患有极其严重的传染病,但是又不想传染给别人,于是就将自己隔离在自己的小屋之中,即使听到孔子来了也不开门,孔子无奈之下只能隔着窗户和冉耕握手,并且给予冉耕必要的精神鼓励。当然这意味着,孔子也知道隔离的重要性,他怕自己会被传染,否则就不会连学生的最后一面都不见了。


那么中国古代民间的自我隔离意识又是怎样的呢?虽然中国历史上并不缺乏如孔子和他的弟子冉耕那样明智的人物,但是民众的自发隔离意识总体上来说是十分薄弱的。自从两汉以来,儒家文化一家独大,长期被中国历代统治者所鼓励,而由于在儒家文化之中,“孝道”占据至高无上的地位,因此父母一旦染上瘟疫,那么子女是绝对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将父母隔离开的,因为那样做不仅要背负伦理上的谴责,甚至还会遭到官府的责罚。





那么有人就会说了,既然中国民间对于瘟疫的认识如此薄弱,那么官方对于瘟疫的重视程度又是怎样的呢?在距离我们时代最近的一个封建王朝——清朝时期,顺治皇帝和康熙皇帝对于瘟疫传播的认识是十分清醒的。在当时,天花是一种令人们闻之色变的烈性传染病,清朝皇帝对此格外重视,比如在顺治、康熙两朝,清朝统治者都颁布过关于京城附近隔离天花患者的法令:凡是民间出天花的老百姓,一律将其送到距离京城40里之外的隔离场所严加看管。


但是实际上,这只是对于普通老百姓的法令,我们都知道,在当时的环境之下,如果顺治皇帝身边的宫女和太监也患了天花,顺治皇帝自然不可能将他们也送到距离京城40里之外的隔离场所。因此他选择封闭自己,选择移居到行宫之中躲避天花,就连吃饭也不出宫门,而是让经过严格筛选的宫女太监为自己送饭。据《北游录》记载,即使是宫廷之中负责管理煤炭燃料的人员,顺治皇帝也会派人进行严查,一旦发现对方脸上有天花的迹象,就将其立刻驱逐出宫。





而作为“康乾盛世”的巩固者,乾隆皇帝也十分担心天花会传染给自己。每次他接见蒙古王公等重要大臣,都会选择承德避暑山庄,究其原因,除了这里距离蒙古比较近之外,承德避暑山庄附近地广人稀,空气和泉水都很干净,不像京城那样容易传染天花。但是就算如此,乾隆皇帝也要千叮咛万嘱咐,对于入庄人员进行仔细排查,坚决不接见那些有可疑病情的蒙古王公。





不过以上统治者的做法都是十分自私的,因为在瘟疫面前人人都应该有平等的救治机会,顺治皇帝和乾隆皇帝的安全,顶多是利用自己的统治权力保护自己不受瘟疫感染,而要想对抗瘟疫,在古代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动员全国,将受到感染的群众进行集中隔离诊治,而这一方面做得比较好的就是北宋时期了。


在北宋后期,随着经济的繁荣,北宋统治者下令在各个州县设立“贫济坊”和“居养院”,经费由地方财政负担,在平时的时候,它们用来救济那些无家可归的孤儿和老人,而到了疫情爆发的时候,这些官办的场所就成为了感染患者的集中隔离和诊治场所。不过这些官办的慈善机构看起来尽善尽美,但是由于北宋长期被“三冗”问题所困扰,地方财政的慈善经费经过官员们中饱私囊之后还能剩下多少那就不好说了,在加上各地州县对于隔离措施的认知并不同步,它们实际上所能够起到的隔离作用也十分有限。






那么在医疗条件尚不发达的古代,古人面对瘟疫只能束手待毙吗?实际上,在中国古人和瘟疫进行斗争的时候,人们就发现只要通过有限的感染方法,就能让人体产生免疫此类疾病的抗体。东晋葛洪所著的《肘后方》有一则记载治疗狂犬病的药方,就是将病犬的脑浆取出,然后将其敷在伤口之上,这可以说是古人所发明的“原始疫苗”了。





除此之外,中国人还在明朝中叶发明了最早的天花疫苗“人痘”。早在东汉末年,天花就传入中国,从此之后成为了病死率最高的瘟疫之一,即使到了明朝,天花的致死率依然很高。经过不懈的努力,人们终于发现种植“人痘”是最为有效的防治方法,所谓“人痘”,就是使用天花病毒发病者脸上的部分“痘浆”作为原料,使得未感染天花的人获得天花免疫力的方法。这种方法成功挽救了中国数千万人的生命,就连法国著名哲学家伏尔泰也在自己的著作《哲学通讯》高度评价了中华民族这一杰出的贡献。


史料知识局,关注我为大家更新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资讯

    暂无相关的记录...

共有条评论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