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聊斋》故事:阳谷县的朱生,年少风流,而且轻佻,很喜欢开玩笑。有一天,他看到了一个美貌的少妇,就心动了,找邻居的媒婆打听

《聊斋》故事:阳谷县的朱生  ,年少风流  ,而且轻佻 ,很喜欢开玩笑  。有一天 ,他看到了一个美貌的少妇 ,就心动了 ,找邻居的媒婆打听情况 。这媒婆说  ,那少妇早就有了人家  ,若是你想娶她 ,那你就把她丈夫给弄没了  ,我再给你去说媒  。这朱生笑着回答可以  。没过几天  ,少妇的老公出门讨债  ,结果被人谋害 。县衙就把朱生给抓了 ,因为县令从那邻居老媒婆 ,打听到了那天的谈话  。他们怀疑是朱生害了少妇的丈夫  ,但是朱生根本不承认  ,于是县衙就给他上刑  ,朱生嘴硬  ,依旧不承认是自己做的  。县令没办法  ,就决定从少妇入手  ,他认为朱生一定与少妇有关系 ,把少妇抓来  。少妇当然也不会承认  ,县吏给她上大刑  ,这女子柔弱  ,没多久就受不了  ,承认了与朱生一起谋害丈夫 。朱生听说了  ,于心不忍  ,本来就是因为自己的玩话 ,让自己搭进去了  。再也不能使这无辜的妇人受到牵连  ,于是他就只得违心招认  ,是自己贪图那女子容貌  ,故意将她丈夫害掉  ,然后准备求娶她  。县官一听大喜  ,但是还是没有证据定案 ,就派人到朱生家搜索证据  。县吏们去了几次  ,啥也没有搜到  ,朱生就对县令说  ,一定是老母亲为了不让自己判刑 ,把自己的杀害少妇丈夫的血衣给藏了起来  。让自己回家  ,去找老母亲要吧  。朱生回到家里 ,对自己的老母亲说  ,自己已经受不了牢狱的刑罚 ,县衙为了能够得到证据整天毒打自己 ,儿子早就生不如死了  ,如今没有证据受尽折磨  ,不如让自己了断吧  。老母亲失声痛哭  ,回到屋中 ,过了一会儿  ,拿出一件血衣 ,交给了当差的人  。这次是人证物证俱全了  ,再次审问 ,也没有疑问了  ,县令终于可以判决朱生极刑  。就在最后一次临衙审讯的时候 ,突然有人跳出来说  ,你这个昏官  ,怎么能治理好百姓  !县衙的人一看  ,就要抓他  ,没想到被他全打倒了  ,接着他道 ,我是关公身边的周仓  ,谁敢动我  !你们都听好了  ,杀人的是宫标 ,与朱生无关 。说完就气绝倒地 ,大家都面面相觑  。后人有人认得  ,这个说话的就是宫标本人  ,他被周仓附体了  。县衙里的人赶忙把宫标抓住  ,重新审讯  ,凶手果真是他 。原来宫标也不认识被害者  ,只看见他讨债归来 ,有很多钱  ,就是谋财害命  。这一年多来  ,县衙里审讯朱生的事  ,闹得动静特别大 。今天终于可以判刑了  ,宫标很是窃喜  ,就偷偷跑过来看  。没想到 ,发生了这件事 。至于朱生血衣的事情  ,朱生自己也不知道怎么来的  。于是就把朱母喊来  ,老太太说为了不让儿子受折磨  ,就自己伪造了证据  ,她把自己的手臂割破  ,染成血衣  。老人家把受伤的胳膊伸出来  ,那一道很深的伤口还没愈合  。县令看到这种情况  ,十分愕然  。后来宫标被判了刑伏法  ,县令也被人给参下去了 。再过一年多 ,少妇的母亲准备给她改嫁  ,少妇非常感激朱生为了挽救自己  ,把命差点搭进去 ,就嫁给了他  。这篇故事叫做《冤狱》 ,是篇名作  。原著故事里  ,主要描述的是官府的黑暗 。后来给改编成了电视剧 ,在《大宋提刑官》里  ,成为了太平县冤案  。朱生变成了曹墨  ,少妇成了玉娘  。县令成了吴淼水  ,而那周仓成为了我们的提刑官宋慈  。电视剧改编的非常成功  ,猫叔觉得它胜过了《聊斋》里的这篇原著故事 。原著故事 ,对于黑暗描写的过多  。而电视剧  ,改编之后  ,不仅仅是对吴淼水的昏聩有着斥责鞭挞  。更多的是对母亲的颂扬  。在电视剧里 ,把猫叔给看哭了的一段  ,就是曹墨被县吏们抬着回了家  ,哀求母亲给自己伪造证据  。头发发白  ,尚不能安度晚年的老人  ,此时却要白发人送黑发人  。饰演曹母的老太太  ,演技大赞  。而周围的县吏 ,也不似原著里那般无情  ,非常同情老太太  ,这也是本剧非常温馨的一幕 。尤其是那个带头的县吏  ,含着泪 ,更是让人心有戚戚  。血衣找到了 ,曹墨被抬走了  ,此时响起了童稚的读书声  ,那是孟郊的《游子吟》:“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  ,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  ,报得三春晖  !”《聊斋》里  ,有许多电视剧的故事原型 ,单大宋提刑官的太平县冤案里  ,就有两篇 ,后面的一个案件里  ,也有一篇  。其他影视剧 ,参考聊斋更是不可胜数 。